立博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09:27:2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赵婧扬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4月底的民调显示,66%的受访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,90%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影响力和实力是一种威胁,60%认为是主要威胁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该以什么姿态应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在看待疫情下东西方表现时,利用“威权”和“民主”来对比,不用控制疫情的有效性来看待。什么原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?如果有必要的话,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一些人会说,您提到要防止对美国误判,会有点软。您怎么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师工资与公务员工资同步调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中国的举国体制,能集中精力办大事。在对付疫情方面,有特殊的优势,西方还照搬不了。西方的这一套话语体系,显示的是西方的话语霸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21日从合肥市养犬重点管理区域内禁养犬名录中发现,此前引发热议的中华田园犬已经从目录中删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您提到中美保持经贸往来。但实际上,中国民众对美国的心态,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变化,大家对美国可能有了更多排斥的心理。大家应该怎么来看美国?